手機網
微信

人物 | 詩篇傳藝苑的陶元藻

2020年9月14日 10:33來源:蕭山網-蕭山日報

  陶元藻(1716-1801),字龍溪,號篁村,原籍會稽,高祖時遷居蕭山橫河,至陶元藻已傳五代。乾隆朝貢生,九試鄉試不第。歷游燕趙齊魯、揚淮甌閩,詩文俱負盛名。游京師,題詩旅壁,袁枚見而稱賞,為撰《篁村題壁記》。曾為揚州兩淮轉運使盧見曾幕僚。盧于揚州紅橋召集名士,到者70余人分韻賦詩,陶氏頃刻成十章,與會文人莫不嘆賞,時有“會稽才子”之譽。后返歸故里,復于杭州西湖建泊鷗莊,以撰述自娛,歷30余年,著有《全浙詩話》54卷、《鳧亭詩話》4卷、《越諺遺編考》5卷、《泊鷗莊文集》12集、《越畫見聞》3卷。另編有《會稽陶氏族譜》《延平府志》等地方志書多部,為清代乾隆朝“浙東三名士”之一。

  出身望族傳文脈

  陶元藻系晉代陶淵明之后,明代萬歷年間,后裔陶望齡出任國子監祭酒,為會稽望族。但至明末清初,家道中落,陶元藻高祖叔咸公于清順治五年,避難而遷徙到蕭山縣城橫河(今稱里橫河)。祖父陶文彬,7歲授經,弱冠補山陰弟子員,但科試屢次落榜。后受長洲韓慕廬先生推薦,為人撰寫《雪園集序》,毛奇齡看后大驚說:“吾不意今日再見廬陵也”,于是,名聲大振。后任彭水令,實行寬仁的鹽政,為民稱道。任福建漳州司馬,因練達釋疑,兩次掌惠安、漳浦官印,殫心民事。雍正七年因病回蕭山故里,專注于書史園林20余載,著述甚豐。陶元藻父親陶士銘,為陶文彬長子,文有穎思,精于書法,15歲書《彭陽公署碑》名揚蜀地,晚年書法尤精。陶士銘三次科舉失敗,不得不放棄舉業,歷游閩、吳諸地。直至乾隆九年入常州幕,居杭州。父母去世時,他因事沒有見到最后一面,深感天道不仁。乾隆十一年四月患喉疾去世,留下若干詩文稿,因家道中落未能付梓。

  陶元藻有一兄長,名陶章煥,年少多病。后因久病成醫。亦精于書,往往醉酒而大笑,四座為之驚嘆,但他為人和善,好節儉,只在祭祀時才吃肉食。他一生游覽多地,也留下一些詩文,亦因家境貧困,無力付梓。

  陶元藻有二子一女,長子陶廷珍,次子陶廷淑和小女陶廷琚。兩個兒子都有出息,都曾任職一方。受父親影響,兄弟倆對陶元藻非常孝順,尤其是長子,陶元藻后居西湖泊鷗莊,他總會安排時間每年陪侍父親數月至半年。凡父親日用匱乏,他馬上會準備好物資,不管自己有多困難。祖母去世前夕,他任職于景山教習,離家三千里,得訊后日夜兼程回家,祖母見了又驚又喜,三天后去世。有人欠他三百金,但一直到病亡都未歸還,留下了貧苦的妻兒,他便將欠條燒了,從此不提此事。陶元藻為有這兩個兒子而深感欣慰,只可惜小女陶廷琚15歲患天花夭折。陶元藻對此十分悲痛,曾言“吾于汝之死,痛而悔,悔而復痛。”痛恨自己尋醫不當導致女兒不治而亡。

  陶家雖不富裕,但世代讀書求仕,多有著書立說,對陶元藻影響很大,陶元藻繼承了祖上傳承的書香文脈,并發揚光大。

  陶元藻已是蕭山陶氏第五代,當屬蕭山人,但不忘祖籍仍稱籍貫為會稽。年輕時因家無積蓄,而橫河畔之舊居急需修繕,只能面西南建平屋三間,屋后兩旁各建廂房兩間,正廳懸掛“蘅河草堂”匾額。其時其地極為清靜,東有北干山,西北為城墻,打開正門便見西山。因他到過南岳衡山,難忘那里的“茂林修竹,終年翠綠;奇花異草,四時飄香”,權將西山作衡山,足見他心胸開闊。

  陶元藻博覽群書,談吐淵博,詩文外兼工書畫。苦讀四書五經,然而九應鄉試不第,曾受聘至廣東、福建等地纂修地方志書。居家時暢游蕭然山水,每有感觸流露筆端。游湘湖壓烏山,題詩云:“禪扉兩版帶殘暉,夾岸嵐光冷翠圍。望到白蘋洲外路,賣魚船載一僧回。”題寫的可能是壓烏山之湘云寺,但不見寺,而“夾岸嵐光”“白蘋洲外”兩句已寫盡了壓烏山之美景。題西山北麓隆興寺:“林壑無人愛,煙霞此地生。竹分新故綠,泉注淺深情。茶話兼涼雨,鐘聲入暮城。誰從幢剎界,重問澹園名。”詩句既寫出了隆興寺的幽靜,更表露出懷才不遇,超然物外的自我安慰之情。題江寺,似乎是別有一番情趣:“江總才華嘆寂寥,臺城腸斷紙鳶飄。一鈴常響浮圖頂,猶似聲聲語六朝。”既寫盡了江寺的景色及歷史的久遠,也流露出自己對前程的渺茫和自我期待的向往。

  良鄉壁詩傳佳話

  陶元藻恪守“家有高堂不遠游”之古訓,祖父、父親去世后,始入京城,是年他33歲,并經好友來映谷的推薦講學京師,頗受京城人士贊譽。至36歲返里,經良鄉(北京房山)以自己的懷才不遇而在旅舍題寫了一首壁詩:“滿地榆錢莫療饑,垂楊難系轉蓬身。離懷未飲常如醉,客邸無花不算春。欲語性情思骨肉,偶談山水悔風塵。謀生銷盡輪蹄鐵,輸于成都賣卜人。”落款“篁村”。正好是年杭州士子袁枚赴陜西任知縣,途經良鄉,見到了這首題壁詩,深受感觸,便在該詩旁和了一首,其末句“好迭花箋抄稿去,天涯沿路訪斯人。”企盼日后能幸會作者。13年后,袁枚會見了當年良鄉知縣勞宗發,說起當年在旅店中見到壁詩之事,作為知縣的勞宗發當然知道。說當時店家為接待欽差,正想將它涂白,是他覺得這兩首詩甚佳,抄示于在良鄉的江南總督方觀承,方觀承亦頗欣賞,便令店家留著。一晃又過了7年,直到乾隆三十七年,一個偶然的機遇,袁枚在布政使梁國治署中會見了陶元藻,方知篁村是其號,此時陶元藻已56歲,而當年看到并著意保留壁詩的勞、方兩人均已謝世,感慨良多。袁枚后與陶元藻結為好友,袁枚又作詩,又填詞地敘述了這一段戲劇性的經歷。陶元藻也曾題詩記之。

  在此前的乾隆二十二年,陶元藻得一信息,說是兩淮鹽運使盧見曾要找位清客(即幕友),他出于改善家庭經濟,及想見見官場上的“風雅”,結識更多的文友而前往。盧見曾見他風度翩翩,談吐清雅,更難得的是地地道道的紹興文人,便不客氣地請他做了自己的“紹興師爺”。盧見曾為提升自己的影響,在此年舉辦了一次頗具規模的“紅橋修禊”,邀集了厲鶚、沈大成、鄭燮等70余名飽學之士,步韻唱和。陶元藻作為“師爺”與會,對此也極感興趣,便在這次雅聚中“頃刻成十章”,而眾人“莫不傾倒”,不僅給足了盧見曾的面子,也為自己贏得了“會稽才子”之譽。由此,他在盧見曾處滯留了多年,后又游歷大江南北,直至年近花甲才回歸蕭山故里。邑中好學之士紛紛前來拜望,問字質疑,求詩文者更是應接不暇,門庭若市,陶元藻深感喧鬧與煩躁,萌發了在西湖畔擇清靜之地安度晚年之思,但因手頭拮據延宕了3年。乾隆四十年,陶元藻60歲,因次子添丁,老妻攜孫在側,居家逼仄等原因,這才下了決心,集自己多年積蓄,又向袁枚等老友借貸,托人在里西湖葛嶺下購得汪氏舊居數椽,避喧娛老,并以“感人之于世猶如鷗鳥之在水”之意,取名泊鷗莊。住屋并不十分寬敞,好在外面有一泓小池,便令工匠在旁筑一亭子,取名鳧亭,并在池邊亭旁種花栽草。屋后是葛嶺,竹林蔥郁,形若方外,足以頤養天年。陶元藻對此非常滿意。

  61歲時陶元藻正式入住泊鷗莊,袁枚凡回杭州便與陶元藻在泊鷗莊論詩、品詩、作畫。在杭著名人士除袁枚外,還有畢沅、杭世駿、黃任、梁同書、邵晉涵以及汪輝祖等名士也是座上賓,陶元藻實現了“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的愿景。風流才子、老友袁枚還提議他納一小妾以便“紅袖添香”,兩個兒子也擔心父親的孤寂,袁枚的提議正合家人的意愿,陶元藻采納了。

  乾隆五十年,陶元藻70歲,兒子從任職之地寄題十二屏幅賀壽;次年題辭答謝,以抒發兒子廷珍次年滿50歲之事感懷。又與二子廷淑、孫子軒等小輩同游杭州,得以在著述之余享天倫之樂。這是陶元藻一生中最為愜意之期。

  其間他還做了幾件公益:一是乾隆四十七年開始纂修族譜,越四年而竣。二是在乾隆五十二年,提議為桑梓蕭山重修夢筆書院,并為書院作碑記以記言。

  著作等身留藝苑

  縱觀陶元藻一生,早年走的是讀書應試求取功名的文人之路,但當9次鄉試未得中后,他便毅然放棄舉業,始游大江南北,并在旅途中寫下了大量詩文。而后埋首著述,自50歲至去世的30余年間,留下了30余部中國文化史上具有一定影響的傳世之作。《全浙詩話》《鳧亭詩話》《泊鷗山房集》《越諺遺編考》《越畫見聞》《香影詞》等等,按當年的卷本計,說他著作等身也不為過。

  《全浙詩話》(簡稱《詩話》)是他的主要著作,積17年之功而成,共54卷。《詩話》在體例上以人立目,名下作小傳,繼而采集有關各家對該詩人詩作的評價或一條或十數條;每朝代后又附閨秀、方外、雜錄各卷,體例上較同時代或以往詩話更趨完備。《詩話》采用的資料除諸史外,還涵蓋了如《槁李詩系》《金華詩集》《甬上耆舊詩》等浙江地方詩歌總集,和《三臺詩話》《靜志居詩話》《隨園詩話》等省內外諸多詩話著作,又旁及山經、地志,查閱了志書80余種。其他尚有著名學者的評介,以及自己添加的按語等,又對歷代詩人的行狀,兩浙歷史、地理、風俗、掌故等多有辨析與考訂。難能可貴的是采錄了浙地閨秀詩人154人,其中明代以前33人,明代40人,清代至乾隆朝81人,呈現了古代兩浙女詩人的創作情況,也為后人研究古代女性文學創作提供了大量的第一手資料。《全浙詩話》還引發了自清嘉慶年后,浙地詩話佳作的不斷涌現。

  《全浙詩話》自第一卷周秦漢六朝,至三十九卷的明朝,及以下各卷的清代,共收錄已故浙籍詩人1900余人,采輯典籍700余種,收錄與原詩作者的相關記載非常詳盡,為地域詩話匯編中篇幅最巨。如羅隱詩話采錄歷代典籍55種,貫休詩話采錄24種,陸游詩話采錄35種,堪稱搜羅宏富。陶元藻以一介諸生,花費十七年之力,不能不令人敬佩其持志之堅,用心之恒。刊行之后甚為當世所重,傳抄本無以統計。當時著名學者、史學家、經學家邵晉涵也為此書作序說:“……其有功于藝苑者甚巨。”

  陶元藻另著有《鳧亭詩話》二卷,為家刻本。此書應該是《全浙詩話》的心得之余,上卷是讀前人詩的札記,下卷則為本朝士子之詩評。陶元藻論詩主性情。但他自己的詩作趣味明顯傾向于王漁洋(清初著名學者、刑部尚書)一派,重韻致,主豐神,論詩藝則言簡意賅,不蹈陳說。

  陶元藻的其他詩文大多為文人即興之作或讀書札記之類,但也反映出他學識的多面性。如《越諺遺編》講的是風俗,《越畫見聞》輯錄魏晉到清代越地畫家小傳,多采舊籍,兼收當代畫家,是部完備的地方性畫史。陶元藻本人也能畫,畫風清麗,屬典型的文人畫,可惜畫得不多,流傳下來的更是寥寥。

  詩、詞雖可說是同宗,但詞比律詩、絕句更受詞調的約束。陶元藻詩、詞均屬高手,但畢竟填詞更須推敲,故僅留下《香影詞》四卷刊行于世。這些詞大多作于晚年,閱歷已深,對社會、人生有了更多更深的感慨,是發自內心地對過往得失的反思和吟唱。如《采桑子·桐廬舟中》,通過行舟江上,泊舟江邊的描寫,寫盡了“于相而離相”“于念而無念”,是非榮辱,利害得失都已化作云煙消散了。充分反映了他對立于紛紛攘攘的社會現實的感悟,和“寧為宇宙閑吟客,怕作乾坤竊祿人”的志向。

  他還編有一部頗有影響的《唐詩向榮集》,編此書的目的是應對朝廷對科舉考試的改革,康熙到乾隆朝,科舉考試減少了八股時文,增添了五言八律詩的內容,陶元藻特地從唐詩中輯錄有價值的應試詩,供應試學子參考。由于它具有實用價值,家刻刊行數量也較其他著述為多。此書也為后人研究科舉考試和應試詩的特色,留下借鑒之作。

  陶元藻的才識遠遠超過了他作為“諸生”的水準,稱得上是清代乃至古代蕭山知識精英中的佼佼者。

作者:文/ 淼水  
編輯:周穎

相關新聞

蕭山網版權聲明

    根據蕭山網與蕭山日報社和蕭山廣電局的合作協議,蕭山網擁有蕭山日報、蕭山電視臺、蕭山人民廣播電臺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的網上獨家發布權,版權均屬蕭山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蕭山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圖片新聞

頭條推薦

視頻推薦

新聞 即時報 專題 視頻 教育 房產 理財 家居 健康 汽車 錢塘新區 網絡問政 湘湖社區 北干樓宇 錢塘新聞網
内部一波中特 上海快3开奖结果爱乐彩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开奖时间 比特币矿池连接不上 科乐长春麻将对宝窍门 11选5投注技巧 微信麻将群二维码大全 MG电子游戏技巧分享 彩票开奖快乐12 as真人电子 陕西快乐10分钟任4 ag真人技巧 足彩胜负彩88期预测 比利时vs阿根廷比分推荐 p2p投资理财网站 十三水怎么玩图解 双色球周四出球规律